C114:中国通信网(微博 微信) | 通信人家园(微博) | 人才(微博) | 与风网 | 百科 | English | IDC | 客户端  会员 找回密码
用户名:
密 码:

首页 - 职场资讯 - 企业文化 - 正文

不要求员工爱我,只要爱我的钱就行

(2015-12-09 14:50:14)

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个对人对事都非常冷淡的人,所以我特别喜欢结交那种外向,热情,积极,喜怒形于色的人,我的朋友刘总就是这样一个人,她开了一家软件公司,规模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大约几百号人的样子,这几百号人有不少是最近两年新招的,磨合得不是太好,所以经常都有矛盾,每当这个时候,她就会打电话请我吃饭,每回一吃饭,前三句话分别是:拿菜单来,你点菜,我有点事跟你说。

昨天她又请我吃饭,这回讲的事,跟她公司一个中层有关。

事情是这样的,大概在一年前,她公司一位工作很多年的老员工,同时也是高层管理人员,姑且称之为W君的,因为种种原因,跟她吵了无数架以后,离职了(按照刘总的说法,是被开除了)。当时的情况估计比较激烈,以至于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再跟我说起这个人时,仍然是一脸他是坏人他无情无义他无理取闹的愤愤表情。

W君离职以后,就去了广州,过了大概半年样子,就有消息传来,说他被公安局的人抓了,具体原因不详。W君在拘留所里呆了半年才放出来,这之后,为人就低调了很多。这本来跟刘总也没什么关系,直到两周前,有人悄悄给刘总说了个事:W君找过刘总公司的小胡聊事情,具体内容不详。

刘总一听这话就有点坐不住了。小胡是W君走了以后刘总尽心培养的人才,是公司核心部门的负责人,她跟W君以前关系也很要好,出于一些考虑,刘总希望了解到W君和小胡都聊了些什么内容。

她这个想法成了导火线。

刘总说,之前W君离职的时候,我就说了,以后公司的人,如果跟W君有接触,都要跟我说一声,当时小胡是明确表示支持我这么做的,结果轮到她自己,她就不吭声了。我上周就找人暗示她,让她来找我谈一谈,她一直不行动,这周一开例会的时候,我又含混的提了一下,今天已经周五了,她还是没动静,这是要让我爆肝啊!

我说,也许她觉得这是个小事,不值得专门去找你?

刘总说,不是这个原因。

我说,你为什么非要知道他们两人聊了什么?

刘总说,其实我已经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了,我打了几个电话,早就搞清楚了。

我说,那你还要她跟你谈什么?

刘总说,谈立场啊!她这个拖拖拉拉的态度实在是太气人了,说明她跟我不是一条心!

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刘总恨恨说道,你笑什么?!有什么好笑的!

我说,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,只是,人心这个东西,是那么容易收买的?你凭什么要她跟你一条心?因为她是你公司员工?

刘总说,她是我公司中层!

我说,中层又怎么样?中层又不是批量生产出来的机器人,只要输入一个指令,就会百分百执行。实际上,中层是比基层员工更难讨好更难捉摸更难管理的复合型战斗款啊,你要想让中层一门心思跟你走,其难度仅次于登天啊。

刘总说,好吧,就算你有道理,我不该要求她跟我一条心,可是她跟公司开除的员工私下里接触,难道不应该例行报备给我一声吗?何况我还特别强调过这一点。

我耐心的说道,你要她报备,你就直接告诉她要报备就行了,别这么试探人家啊,要试探也行,别因为试探的结果不理想就跳脚啊,好歹是公司的老板,有点城府会不会更妥当啊?

刘总跳起来,说,你敢说我没城府?你敢说我没城府,我告诉你,我城府起来,大家都怕!我每回跟老华(她公司的二把手,研发副总)去谈业务,我都是高深莫测的!

我无可奈何的说,好好好,你有城府,你高深莫测。

刘总气呼呼的说,以后少教我怎么做老板!
我说,知道了知道了,话说回来,小胡能让你看重,应该不是笨人,她为什么老不找你谈啊?你想过中间的原因没有?

刘总铁口神断,还能有什么原因,她跟我不是一条心就是原因!

我气得笑出来,好吧!然后呢,你打算开除她了?

刘总不做声了。

我说,她跟你不是一条心,这是肯定的,她为你工作,赚取薪酬,你付她工资,买她八小时的脑力和体力,你们两个是各取所需,她既然没有要求你跟她一条心,你当然也不能要求她跟你一条心,所以你纠结于她的不交心有什么用,你还不是要用她,既然是这样,索性就现实一点,咱们不去扯那个一条心两条心的鸡毛鸭血,而是反过头来想一想,你究竟希望她怎么做,毕竟你是付钱的老大,你有权利提要求,当然她也有权利拒绝,只要她承担得起拒绝的后果。

刘总说道,我需要她怎么做她难道不知道?我都找人暗示过了。

我说,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会主动约她谈一谈而不是找人暗示她。

刘总说,我要跟她谈什么?

这个是关键,小胡和W君见面是八小时以外的行为,原则上,刘总是不能干涉的,更不能为此惩戒小胡,哪怕是口头警告也是不妥当的。

我想了想,说,还是那个问题,小胡明明收到你的暗示,却不主动找你谈,这中间的原因,你斟酌过没有?

刘总说,你认为是什么原因?

我想了想,说,我不知道详细情况,只能做个推测。按理说,W君找小胡聊了事,考虑到W君的背景,而且你也专门定过规矩,原则上,不管W君找她聊了什么,她都应该要找你报个备,她自己估计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如何报备,是个大难题。

刘总说,这有什么难的,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说出来就行了。

我说,事情没这么简单,我估计她应该有很多顾虑,毕竟W君是跟你较过劲的人,小胡跟W君又是好朋友,这让她的位子非常尴尬。如果她告诉你,W君啥也没跟她聊,就讲了些人生和理想的大道理,你会不会认为她在刻意隐瞒没讲实话?

如果她告诉你,W君有意要拉她谋划点什么事,你会不会认为她在趁机提要求?

如果她告诉你,W君想刺探公司正在开展的业务信息,你会不会怀疑她已经泄了密?

凡此种种,不一而论,简单一句话概括,就是如果她讲的轻了,你会不会怀疑她没说实话;如果她讲的重了,你会不会怀疑她动机不纯。会不会是这些顾虑压在她心里,让她不得不反复斟酌以至于开不了口?

刘总说,她有这么多顾虑,充分说明她跟我不是一条心,我是那种小气吧啦的人嘛!我对她好不好,她难道不知道?

我说,我再问你,小胡是不是跟你提过什么要求,你没有满足她,但是也没有解释。

刘总说,是,年初她跟我说要拿一个业务的提成,我没答应,也没跟她讲为什么不答应,我觉得那是明摆着的事,那个业务跟她没什么关系,她凭什么要提成。

我说,那就是了,你们俩还没到心有灵犀的地步,你就别要求人家一点就通,窗户纸不捅是不会破的,你得亲自找她谈一谈。

刘总说,好吧,那我就去找她谈一谈吧,只是要谈什么啊?
 
我想了想,说,小胡见W君这个事情,其实可大可小,往小处谈,就只说她没报备这件事,提醒她以后再和W君聊事情,涉及到和公司有关的,尽量报备你一声,如果是寻常朋友见面吃饭,那就随意了;往大处谈,那就是明知公司有规定而不遵守,属于思想认识有问题。。。。

刘总激动的说,她就是思想认识有问题!她就是没把公司当回事,没把我当回事!

我想了想,说,你要坚持这么认为,你也不要找她谈了,直接开掉她吧,最多付她一点赔偿金。

我那项提议,刘总并没有接受,理由很简单,对公司有用的人,不能随便开,但是不抽她一顿,他又咽不下那口气。这就好比吃了一大块肉,虽然肉是好的,但是此刻肉块顶在喉咙上,如噎在喉,这个时候,通常我们要么选择吐出来,要么选择咽下去,但是刘总既不想吐出来,也不想咽下去,就卡在那里,左右都难受。

我想了想,说,我给你说个例子,看对你会不会有启发。我认识一个开公司的女老板(之所以要强调是女老板,是因为我总结了下,这是女性创业者会倾向于选用的方法,男性的创业者一般是在酒楼饭店开一桌解决问题),有一次,她的一个销售代表M为了私利,偷偷把公司一个大客户的单介给了对手公司,并从中收了一大笔佣金,销售部另外一个同事Q把这件事告诉了她,她气得眼睛都红了,当场就想要找M算账,打算开除他。事后她跟我说,当时撕了M的心都有。

刘总说,但她肯定没撕M,也没开除M,不过我也不相信她会给M好果子吃,她要是这么做,她就是糊涂。

我说,你说的都对,她没撕了M,也没开除M,也确实没给M好果子吃。

刘总要笑不笑的说,她应该也没找M单独谈话,她要是找M谈话了,你就不会拿来做例子讲给我听。

我笑了出来,说,刘总你逻辑感很强,和你说话,特别省事,因为你自己就会推理出结果来。

刘总说,通常你开始说我好话的时候,都意味着接下来要痛扁我。

我说道,没有痛扁,我还跟你说女老板的事。她确实没找M单独谈话,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周,她爱人过生日,她给公司一部分员工发了请柬,邀请他们到她家里吃饭,这些人里没有一个管理干部,都是一线的骨干和老员工。
     
刘总说,怎么会这么凑巧,不会是特别安排的吧?

我笑着说,没什么凑巧的,她跟爱人感情非常好,动不动就给他爱人过生日,尤其是她想请员工到家里吃饭的时候。

刘总笑出来,说,她爱人一年怕是要老十岁。

我说,她把人请到家里,席开一桌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一桌人就拉开话匣子了,因为她蓄意主导的缘故,说话的人虽然多,但是话题都很集中,多是和公司业务有关的,或者回忆从前的创业故事,或者说公司各条业务线的情况,也有人趁机向她提要求,她都慨然答应了。

刘总说,酒桌上的话不能当真的,她答应归答应,回头这人要真是去兑现,估计还有路好走。

我说,你们果然是同道。

刘总说,后来呢?

我说,这个女老板是做销售出身的,年轻的时候做业务,很有些经历,她借着酒兴,就讲了其中一个经历,当然了,这个经历路子不是很正,如果正的话,她早就在公司的销售大课上开讲了。

刘总说,开始了,她要修理M了。

我说,按照她的说法,当时,有一个经销商,想从她那里拿到很好的折扣,就私下送了她很多礼物,又许诺她,如果可以给很好的折扣,还会再返她额外 的现金。她被说动了,就真的这么干了。

刘总说,人才啊,富贵险中求。

我一脸不堪忍受的看着他,痛心疾首的说,你三观不正!

刘总大笑。

我说,当时M就不吭声,有个别知道M的事的人都看着他。

刘总说,见真章了。

我说,这时老板又说,但是随后她就发现,收钱是爽快的,后边的善后工作是麻烦的,毕竟是违反公司规定,那个钱留在她手里,她也有点睡不着,为了不让人发现这件事,她被迫想了很多办法来遮掩,好不容易把所有细节都打点妥当了,那个经销商又来进货了,同样的要求,同样的回报,因为开了个头,他这回就轻车路熟了。但是他不知道女老板已经经历的麻烦,她费了那么大力气才摆平第一单,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搞第二单了,而且当时的条件也不支持她再做第二单。这时她就发现,自己进退两难了,她要是不答应经销商的要求,保不准经销商会把第一单的事捅到公司领导那里去,她要是答应经销商的要求,意味着她得费更多的力气去给第二单打掩护,但这对她来说实在不划算,她有那个时间,去开发新的经销商把业绩坐上去正经赚奖金多好,保不准还能升职呢。

刘总说,她后来怎么脱身的?

我说,实际情况怎么样不清楚,按照她的说法,她是主动去找上级领导自首了,然后挨了个处分,被调去偏远的三线城市卖榨菜半年,她当时的男朋友为这个事跟她分了手。后来她榨菜实在是卖的好,公司才又把她调回来。她自己总结,说经过这件事以后,再有人塞钱给她,她都会反复权衡那个钱自己吞得下吞不下,吞得下的才吞,吞不下的,打死也不吞。

刘总说,这个结论才是正点啊,你要是告诉我,她从此以后不吞钱了,我才要怀疑你是给我上三观道德教育课呢。

我接着说,然后她说,什么叫吞得下,她自己总结,就是最好能神不知鬼不觉,如果不能神不知鬼不觉,至少要把有关系的各方都平衡好,如果不能各方平衡好,最差也要把直接利害关系人平衡好,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,这个钱,迟早是要吐出来的,既然如此,一开始就别吞,吞了的话,搞不好还会连累家人。她说这个话的时候,特别感慨又语重心长,加上又是家宴,桔色灯火下的家居气氛又足,一桌人顿时都沉默了。

刘总赞道,这个画龙点睛做的好!手法好高!

我说,这个饭吃完了以后没几天,M就去找她了,拐弯抹角的说了些话后,就承认了之前卖私单的事,提出辞职。

刘总说,我就怕这个!说回我那个事,我怕我找人谈话了以后,她一不高兴提出辞职,她那整个部门就彻底瘫痪了,短期之内找不到人来顶她。

我说,针对M的辞职,她是这么处理的,她说,如果我是你,我就不会辞职,反正最坏的形象已经在这里了,往好处想,以后再差也不会比现在更差,而且老板跟你还一样的经历,她能理解你,也能接受你,换了别家公司,你还得从头跟老板磨合。

刘总说,这个女人好魄力!说话一点也不含糊,一针见血点到关节。M掂量完了应该留下了吧?

我说,是的,M后来自动请缨调去了一个业务新开发区域,老老实实干了一年基层工作,然后调回来,现在是她公司的销售总监,老板给出的任务指标,他都能按时完成。他后来有没有再做私单没人知道,反正面上是没再爆出来过,老板就当他没有了。

刘总说,有机会介绍这个女人给我认识下,管人方面,她明显比我有手法啊。
    
我要笑不笑的说,你跟她不一定合得来,你们差别很大。她是个典型的物质主义者,她有一句经典名言,是这样的:我不要求员工爱我,我只要员工爱我的钱就行了。你估计接受不了,你是喊着要员工跟你一条心的!

刘总瞪了我一眼,没吭声。

我说,总结一下,员工的态度、品行是非常形而上的东西,处理这方面的问题,做霸道总裁,在现实管理中不一定行得通,利益驱动这个东西,倒是可以解决不少问题,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意见,供你参考。
     
刘总沉默了下,说道,我知道了,我调整下。

作者:米雅  来源:三茅专栏

职场问答


      问答系统正在维护!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1999-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 C114 中国通信网 版权所有     沪ICP备12002291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