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114:中国通信网(微博 微信) | 通信人家园(微博) | 人才(微博) | 与风网 | 百科 | English | IDC | 客户端  会员 找回密码
用户名:
密 码:

首页 - 职场资讯 - 职场顾问 - 正文

再见,中兴大男孩

(2017-04-10 14:59:56)

It's time to say goodbye。

在中兴通讯效力22年之后,曾学忠选择了说再见。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这并不关乎职位和权柄,而是那份感恩与不舍。因为,从踏出清华园的那一刻,曾学忠就成为了一名“中兴人”,而且一晃就是22年。

在这段岁月中,中兴通讯给了曾学忠很多,使他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,成长为中兴这家千亿市值公司的核心管理层。当然,曾学忠回馈给中兴通讯的更多,正是在他和数万名中兴同仁的共同努力下,中兴通讯最终杀出重围,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深圳创业公司,成长为全球主流通信设备制造商。

盘点曾学忠在中兴的职业生涯,一直是顺风顺水,从一名工程师一直做到分管中国区的高级副总裁。或许有人会认为,终端是曾学忠在中兴职业生涯中的“滑铁卢”。诚然,作为终端业务的最高负责人,曾学忠在中兴终端事业部败走国内市场上,负有不小的责任;但这个“滑铁卢”的背后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兴通讯在终端业务上的积重难返。曾经“中华酷联”已经逐渐远去,中兴也需要重新收拾行囊,再付前程。

清华园走出的“曾十亿”

1973年,曾学忠出生于广东蕉岭的一户书香门第。蕉岭是“世界长寿乡”,蕉岭人热情善谈,家人性格随和豁达,曾学忠的外祖母更是远近知名的百岁老人,正是在这样的地域文化和家庭氛围影响下,曾学忠自幼养成了“谦虚友善开朗”的性格。

1991年,曾学忠接到清华大学现代应用物理专业的入学通知书,如愿开始了在光纤通信领域的学习。读书期间,曾学忠就开始展露自己的商业头脑。九十年代,中关村倒卖光盘蔚然成风,暑假期间曾学忠就和几个同学在中关村批发游戏光盘,并在学校上门推销,结果一个暑假就赚了一年的学费。清华大学严谨、勤奋、求实、创新的校训,也为曾学忠留下了成长烙印,对其日后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

1995年,由于出色的专业成绩和管理能力,曾学忠被提前招入中兴,并协助中兴在北京高校进行校园招聘。1996年毕业后正式加入中兴,从事光系列的研发工作,以工程师的身份对西南电信市场提供技术支持。

1997年,中兴成立市场部,喜欢与人打交道的曾学忠成为中兴第一批市场人员。为了更好锻炼自己,曾学忠主动申请到条件相对艰苦的西南市场,到一线去工作,“那些年是一边学一边传授,自己也加速成长。”曾学忠很享受这种工作乐趣,并且每到一处,都能很快融入当地。

2000年,曾学忠被提拔为省级总经理,先是在贵州,后是在云南。在这两个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省份,他带领团队创下全国前三名的成绩,为中兴西南市场的开拓立下汗马功劳。

2002年到2006年,曾学忠担任中兴第二事业部副总经理,全面负责南方片区11个省500多名员工的管理工作。区域销售额从2001年不到20亿到2003年突破40亿。2006年到2013年出任中兴第三营销事业部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中国区管理工作。期间在多个片区创造了营收近10亿元的销售记录,“曾十亿”的外号也由此开始在中兴内部广泛流传。

执掌终端:变革中艰难前行

熟悉中兴通讯的朋友都知道,曾学忠正式进入了核心高管层,而且主政利润粮仓—中国区市场,职业前景一片光明。他也迎来了新的挑战,2013年的最后一天,39岁的曾学忠接替终端老将何士友,出任终端业务的掌门人。此时的中兴终端,虽然不能说是个烂摊子,但转型的步伐却是异常沉重。

作为手机行业的门外汉,曾学忠能带领中兴终端完成逆袭吗?说实话,很多人并不看好这次调整,倒不是因为曾学忠能力不行,而是中兴终端赖以生存的商业模式被颠覆了;而中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又不能采用休克式的疗法。如何在前行的过程中,找到品牌、渠道、产品、口碑、收入等要素的平衡点,是个难题。

几年的实践下来,也从侧面证明了这的确是个大挑战。在曾学忠的治理下,中兴终端没有彻底沉沦,但却也没有像华为、OPPO那样变得大红大紫,各个方面都有点不温不火。对于这个结果,曾学忠感到有些遗憾,但还是可以接受,毕竟中兴活了下来,在之前的采访中,曾学忠也坦言,“活下来就有希望。”

事实上,过去时间里,曾学忠和他的中兴团队一直在反思。他一直反复追问的问题是:中兴手机的基础并不差,也曾经做对了很多事情,推出了不少产品,但是为什么没有获得应有的市场地位,尤其是在国内市场?他得出的结论是,在商业模式、产品、品牌等几个维度,中兴手机确实掉队了。“我们太笨了。”

总体而言,中兴终端最大的问题出现在两个方面:一是战略失误,没有提前洞察到消费者转换趋势和渠道转换趋势,错过了两个关键的市场风口。二是管控模式、品牌、公开渠道等短板,没有得到充分提升。

变革是必须的,也是艰难的。现实的情况,对于中兴来说却是比较残酷,在从机海向精品的转型过程中,曾学忠和他治理下的中兴终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,承受更多的痛苦。

首先要壮士断腕,大幅缩减产品与机型,从原计划的300多款,减少到最终的数款,比如主打普及型的国民优品Blade、以及主打高端旗舰的天机;其次要做好品控和优化用户体验,曾经因为品控问题,曾学忠让两个他关系最好的兄弟“下课”了;在渠道方面,刚开始对运营商渠道过于依赖,后来又对这个市场放弃过大,这是很大的教训;在品牌方面,虽然和NBA战略合作,进行大量的体育营销,甚至赢得了“幸运兴”的称号,但如何与国内市场对接,想的也并不是很明白;但在国际市场方面,中兴通讯还是展现出了应有的水准,在美国、澳大利亚、俄罗斯、南非、土耳其、墨西哥等人口大国,中兴手机的销量都已进入TOP5。

变革是痛苦的,或许曾学忠需要更多的时间,但资本市场却有着自己的考虑。在殷一民强势回归之后,中兴终端能否真正“凤凰涅槃”,重回国内市场第一阵营,我们还不好下判断,但中兴终端已经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,也衷心希望中兴终端能够在大国大T的战略指引下全面“中兴”。
 
原帖链接:http://bbs.c114.net/thread-956200-1-1.html

作者:没事来看看  来源:C114通信人家园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1999-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 C114 中国通信网 版权所有     沪ICP备12002291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