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114:中国通信网(微博 微信) | 通信人家园(微博) | 人才(微博) | 与风网 | 百科 | English | IDC | 客户端  会员 找回密码
用户名:
密 码:

首页 - 职场资讯 - 职场顾问 - 正文

【原创】二进二出,我的移动5年总结

(2016-06-30 14:41:37)

还没等到离职证明签字,但今天终于把工作交接了,再一次感觉这一堆乱七八糟的琐事跟我再无关系,心情说不上很放松,只是有一些更多的淡然。毕竟,没法像多年前的高考一样,可以卸下所有!
     
按惯例,离职是免不了要来论坛感慨一通的,虽然没有什么意义,聊当吐槽。很多坛友看过很多“要不要跳去XX?”“我为什么离开中国移动?”等文章,有很多我这样的基层通信人写的,也有若干中高层的倾心之作,很多槽点大家吐了又吐,很多弊病说了又说,很多立场决绝,从内而外的分析,又从外而内的分析,高谈大环境、大政策,也有详述每天的苦逼、苟且、憋屈。可能我也难以免俗,因为这几年,我就是一个苦逼的运营人。运维屌丝一枚,我想说的更多的,也就是钱少、委屈!


一、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
    
楼主来自西部,出身不是四大邮电,也不是几大电子科大,很普通的一所工科院校的理科男。毕业前本以为有远大的理想,明确的目标,但最后也随了大流,一头奔向最NB的运营商。2011年的中移动,各种光环无限,对应届生的吸引力完全不亚于工农建中两桶油……毕业前过早拿到了南方G省移动的OFFER,心里无比淡定,从容地离开了第一家垂青我的XX银行某市分行(省级),拒绝了中国银行某市分行(地市级),也拒绝了其他很多家扔过来的机会,而对于公务员事业单位,抱着不屑的态度。若干年后回头看看,当时的自己真的图样图森破,当然,这是后话。
     
毕业后告别家人,告别大学女友,只身一人坐十几小时火车去到G省。一切都是新的,全新的环境,全新的生活,七月流火的燥热,让我更加兴奋——我完全找不到哪里来的乐观和兴奋!就这样,开启了苦逼的通信生涯。
     
集训、轮岗,都没有什么压力,上班时候学习很多东西,当时做的是城域网、有线接入,随时跟着师傅(一个技术大牛,做事和做人都是榜样级的)跑现场,泡机房,每天下班后大呼小叫的约同事逛街唱K在路边撸串,生活很轻松,乐观的很盲目。有时候也很迷惑,有些看似微不足道的、完全属于客户的故障要亲自去处理,这在前辈看来,是多么的理所应当。
     
半年后,实习期结束,一堆新人十几号,没有一个拿到优秀,当然也没有一个不合格。
     
也在半年后,该公司的集客家客接入划归新组建的客响中心,师傅成为了新班组的主管,而我留下在原部门,并开始接手WLAN。
     
思想还没有足够复杂的我,也是一心一意的投入,中移动在TD受制的压力下,开始大规模投入WLAN的建设,号称要建成电信级网络,号称市区每100米就有一个热点。厂家不停的鼓吹,运营商不断地投入,各种指标随着创造出来、宣贯下来,落在了一堆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身上。每天都在跟进建设、维护,还要把各种指标做得漂亮美丽。于是,我的2012年都是在爬楼梯、钻线井、翻天花中度过的,也是在各种培训、优化、升级、故障、指标中度过的。其实这是美好的一年,虽然很忙很累,年底了,绩效拿了个C。
     
每天都在加班,每天都要安排第二天、第三天甚至一周的验收,每天都要准备应付很多材料,随时都有领导、施工队、维护队、厂家的电话。这段时间压力倍增,体重暴涨。在这个省,移动人没有普遍的加班,尤其市公司的,绝大多数人离开办公室不晚于下班时间半小时,饭后就是约散步、打球、唱歌,我都会回办公室加班,经常到九点十点。
     
生活很充实,但实际上我还没明白工作的意义,有老同事对我说你为什么会来这里,我竟然无言以对,因为我真的没有考虑过,或者没有考虑清楚。

当时的女朋友也很忙,一心投入在工作上。偶尔的一点抱怨就是太远了,每天只能远程视频。

二、躁动,还是无知的躁动!
     
2013年中换了岗位,工作内容没换多少,由于来了一个新员工,压力没有那么大了,而这一年是却是情绪波动最大的一年。很多运营商的人都感觉到了通信行业的寒冬,年底虚拟运营商纷纷成立,像给这个行业注入了一针兴奋剂,大家谈的都是哪家虚商哪个城市招什么岗位,以及哪家(运营商)的XX领导跳槽去了XX虚商,网上留下他掏心掏肺的一篇感言……很多运营人,尤其是近3年进来的,面对惨不忍睹的收入,每天都很幽怨很无奈,当然,那年的年终被拦腰!
     
生活还在继续,绝望也在继续。
     
时间很快来到2014年,又换了一个岗位,工作内容转向信息安全,还是同样的领导,还是同一个卡座。对于这份工作,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的,可以接触新的技术,学习新的知识。有一点缺憾就是,地市分公司的岗位还是面对一堆的文件、表格、邮件,每个月相同的工单、报告、整改,真正有点技术的东西都在省司层面。但尽管这样,我们那一批人还是希望能杀出一条路。
     
在棱镜门、国内某厂商邮箱弱口令门的影响以及国家战略层面的影响下,绿盟上市了,杀出来的只是专业厂商!
     
Y市属于四五线城市,人口多,但经济不算很强,城区规划得基本没有规划。城市有悠久的历史,这可以从市区拥挤混乱的城中村民房得以验证。这个地市有很多人在珠三角城市打工,也有很多人在外省做生意,资本都活跃在外地,回流的比较少。有一个全国500强企业的总部,也是江河日下,从整体上来说,并不是一个发展很好的城市以及也不算很有活力的城市。
     
也是在2013年,我开始考虑个人的发展。开始将目光投向其他城市,其他行业,包括我的家乡,因为那里还有一个深爱的女孩。从某些角度来讲,人是需要有定力的,如果方向不明确,未来不清晰,最好还是稳住自己的心,认真坚持学习和等待。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碰壁,也不断的在碰壁过程中认识真实的自己。

三、走?还是留?
     
人,很多时候是很容易受情绪左右的。2013年下半年,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,家父差点卷入了一宗案件,这件事让我很不淡定,打了个飞的往家赶,后来事情处理得还算顺利,但这事儿给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父母在,不远游。我开始去考虑回家。
     
生活还是不痛不痒的继续,工作也没有以前那么忙。这时候我只负责网络与信息安全的工作,由于在地市,这工作也没有很忙或者有很高技术含量,应对完每个月的工单邮件,实施好每个月安全检查、补丁更新和现场扫描等,最多就找出电脑杀一下毒。其余时间还兼职WLAN的AC设备升级等。在业余,我的很多时间花费在寻找出去的目标。
     
机会出现在13年年底,老家附近的某大单位招聘,通过一系列流程如愿通过,并于2014年年初到该单位签下了合同,走完了政审。通知入职以后,遇到了我人生最大的纠结,纠结了两三个月,最后还是没去。当然,在这里,工作之外的原因决让我决定放弃,至于什么原因,就不详述了。
     
2013年,我的绩效匪夷所思的得了B,但这一年也想很多其他省份的移动,年终的收获成了真正意义上的13薪。     

对于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来讲,看不到未来是苦恼的,但是面对一眼看穿几年十几年的一个未来,也是十分苦恼的,而这样的境地,我的很多同龄人都在经历着。
     
四、离开,其实还没离开。
     
第四年,我终于还是准备离开了。
     
这四年里,我对我的直属领导很少有不良的评价,至少离开一年多以后,我都觉得她是一个比较有魄力、有能力的领导。移动讲的是KPI,她会按照专业的实际工作,将每一项考核指标按工作分下去,她只需要员工完成工作、完成指标,能做的好那就更好。工作中会放手让员工去做,只看结果和成果,过程中给员工足够的空间和信任,几乎不会管过程的细节。
     
真正让我略为不爽的是,期间有两次借调的机会(竞聘还不够格),都被“挽留”了,原因是人手不够。这必然有领导的考虑,很多过来人都能够领会其中的意思。
     
其实13、14年也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,但这里就略过不表了,生活,有些时候就像是个玩笑,你不认真,它自然也不认真。
     
作为一个二级分公司,领导层的人员调整是每年的重头戏,话说流水的领导铁打的兵。从14年初,大领导换届,自然掀起一波风雨,表面风平浪静,内里暗潮涌动,能升的升了,能调的调了。其实移动领导轮流任职对公司的好处并不明显,反而会让这些领导有投机的想法,通过折磨员工来创造业绩,为领导的下一轮调任背书。看似光鲜的业绩背后,是很多基员工的无奈和付出,而这却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种潜在的文化。
     
在南方湿热的夜晚,我经常换上运动装,在新区宽敞的大道上夜跑,一边塞着耳塞大声听着音乐,一边奋力地挥汗如雨。跑步可以缓解负面情绪,运动催发的多巴胺会带来更多的兴奋和愉悦。
     
14年下半年,铁塔公司成立,再一次掀起通信行业的风雨,从管局到运营商,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铁塔招聘、跳槽,一个看似很美好的新公司。很多有门路有关系有能力的同事毫不犹豫跳过去,感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满怀希望。
     
也是在14年下半年,移动Y省P市分公司的HR给我电话,我知道这个机会不算很好,但可以改变一下环境,另一方面离家近,我还是愿意试一下。其实有这种想法的未必是件好事,如果有人遇到这种情况,还请考虑再三。可能没有一个选择会让人百分之百满意,但千万别在可以选择的时候给自己挖个坑跳进去。     

15年初,我默默提请离职,告别了我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要来的城市。同事们很忙,没通知他们什么时候走。
     
而这次离开,其实并未离开。

五、生活真的不只眼前的苟且,还有远方的苟且很多时候能换个环境重新开始,会觉得是个美好的事情,至少不会那么糟,但也会有事与愿违,一言不合,就从一个坑跳进了另外一个坑。
     
第一次离开移动算很顺利,但这时候Y省这边没提供新的合同,说为了避免发生合同纠纷,需要离职后再签,这个可以理解。但问题就来了,到Y省公司签合同的时候,HR突然提出入职5职级,按照4职级执行;同时新进人员一律要到区县分公司服务,满2年才能竞聘调动,为此还专门附加了一份补充协议。根据我之前与Y省公司员工的交流,一个职级的差距体现在薪酬上将会是2-3万,以及去到区县分公司那是另外一种体验了。这时候自己就像任人宰割的鱼,没有一点点防备,本来的一点美好期望瞬间化作泡影。
     
最终呢,还是入职了,然后就接手了一个区县的GPON、集客、内网……
     
Y省公司的架构与之前的G生不一样,建设维护工作下沉到区县分公司,也有专门的人做建站、优化、集客家客的建维,可以直接管理施工队和维护队。又一次开始了上山下乡,入户排障的工作,而更苦逼的是需要自己开车,下乡每天包干价50元,对,你没看错,现在还是50元。具体工作包括集客家客的建设、开通、维护,以及各类的故障和投诉处理,就是每天重复的没有多少价值的工作。说简单很简单,但要做得很好,根本做不好,这是移动的管理方式决定的,在后面会慢慢吐槽。
     
我真的很想奉劝那些准备毕业进入运营商的孩子,假如你没有亲友在运营商当中高层,或者在你要去的地方当XX领导,那还是多看看其它行业吧,尤其要去做维护的。坛子里已经有很多血泪控诉和无奈的表达了,我就不赘述了。

原帖链接:http://bbs.c114.net/thread-913608-1-1.html

作者:Jyao  来源:C114通信人家园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1999-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 C114 中国通信网 版权所有     沪ICP备12002291号-3